《第59章 这章 也省钱》 作者:吴思彤 揭东区第三小学 六年级 2019-06-20 19:32:06 阅读(6)
0个)
0个)
分享到:
《第59章 这章 也省钱》
亓官仪睃了眼蓝渺,蓝渺立刻会意地再度施礼告退。而后他看看司妍,见她手里还攥着他送的礼,不禁一笑:“这么喜欢吗?” 司妍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雪晶灵腮红。 这是方才被屋外的黑影,也就是他的影子吓到了,于是没想着放下就跑出来查看。她不好意思地背了背手:“嗯……是挺喜欢的!” “若不喜欢别勉强,我对这些实在不在行。”亓官仪含歉一笑,顿了顿,又说,“这隐情说来话长,而且我也不是十分确信,告诉你可以,但你别因我的话而草木皆兵。” “嗯嗯!”司妍立刻点头,亓官仪目中带笑:“我能进去喝口水吗?” “啊……”司妍怔了一瞬道“当然”,感受到他目中对她待客之道的嘲讽,有点窘迫地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 进了屋,她沏了两盏茶,一盏奉给亓官仪,一盏放在自己面前。而后她吹了吹茶上热气,抬眼,见他目光定定地注视着自己。 “嗯……七殿下?”司妍微笑着唤了一声。 “哦。”亓官仪回过神,跟她说,“假若那张纸笺真是你两个姐姐中的一个给明兰的,我觉得应该是……比较小的那一个给的。” 司妍一听便知他和司婉司娆都不熟,更觉得好奇:“司娆?殿下为什么觉得是她?” “因为她爱慕九弟。”亓官仪道。 司妍:“……?!” 她记得之前明兰也说让她往亓官仪或亓官保的爱慕者上想,她当时就腹诽居然是个姐妹为男人反目的俗气剧情……结果现下亓官仪也这么说,那还真的是?! 司妍大有些吃惊:“司娆爱慕九殿下?!殿下打哪儿看出来的?!” 亓官仪挑眉:“咱们从叛军那边回来的路上,司娆一路都和九弟很亲近啊。” 司妍:Σ(�△�|||)︴有吗?我怎么没发现?! 亓官仪又说:“还有大哥生辰那回,司娆和九弟走得近,你不是看见了吗?” 司妍:Σ(�△�|||)︴看见了……啊,可是就那么一个画面,她都不敢确定是因为男女之事啊。 而且后来亓官保还把司娆吼走了啊? 亓官仪看着她一脸呆滞的神色,胳膊肘往案上一放,托腮:“你对感情之事还真是迟钝得可以。” 然后他轻轻缓缓地笑了笑:“那我先下还在喜欢你的事,你知道吗?” 司妍:这这这……这个我知道! 她的脸在他的注视下一分分的被灼热,心里乱糟糟地在想,这种事……这种事就算知道又要怎么回答嘛! “我失言了。”亓官仪的神色忽而轻一颤,眉心搐了搐,苦笑又说,“我开玩笑的。” “嗯……”司妍被他的神情弄得有些压抑。 他抿了口茶,又重新衔起笑来:“你在浣衣局骗人说你叫我七哥,不如真这么叫?” 司妍差点没反应过来:“啊?” 亓官仪注视着她又抿了口茶,定住心神暗自说,断个念想也没那么难。 . 边塞军中,主帐内多了个人的事,被瞒得严严实实的。连医官送药都只是送到帐外交给副将,再由副将拿进帐中,两日下来,医官都还以为是五殿下不小心伤了,才需要备这创伤药。 帐中,因为要瞒人的关系,云离不好叫亓官修的侍从来帮他上药,于是只得背对着镜子扭着头自己艰难地摸着上,**都不是扯了伤口,便是抻得胳膊疼。 云离又咝地吸了口冷气之后,撇过头看了看,亓官修还在书案前雷打不动地读兵书。 他便走过去,将药膏放在案上,转过身背对着他:“你打的,你帮我!” “……”亓官修侧首一扫眼前□□的上身,“军中不许近女色。” “……亓官修!” “男色也不行。”亓官修边说边自顾自一哂,起身拿起那瓶药膏帮他涂。二人间静了会儿,他又道,“再歇两天,你就回京吧。” 云离猛地转身:“你又轰我走?” “不是轰你走。”亓官修面无波澜,几步绕回他身后,继续涂着药道,“这是军营,随时会送命的地方。而且这次格外凶险,不骗你。” “你不会输的。”云离眉头微蹙。 亓官修听到他的语气,抬眸扫了眼他撇过来的侧脸,轻笑说:“我还没打过胜仗呢,两战都输了。” “这么惨?”云离话刚出口就觉伤处被他的手指一按,咬住牙咽下了喉中的嘲讽。 待得亓官修的手指松开,他才又说:“如果真这么凶险,那我更不能走啊。万一你牺牲了,我给你收尸!” “嗤。”亓官修笑出来,“你给我收尸?” “是啊!”云离理所当然的口吻。 亓官修摇摇头:“我一个皇子,死在哪儿都不会被扔下的,怎么都能风光大葬。倒是你,万一跟我死在一块儿,没人知道你是谁,可就不一定埋在何处了。” 云离后脊微微一搐,感受着他指间的温度,沉默了好一会儿,轻轻道:“我什么时候死,也都不可能跟你埋在一起。那埋在何处也都没什么分别,还不如留下,至少死在一块儿。” 亓官修的手微滞,转而又继续涂下去:“不行。” “哎你怎么这么轴呢?” “你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。”亓官修口气平缓,“这事没的商量,后天一早我就着人送你走。你再废话,就不是一鞭子的事了。” “你……”云离气得一咬牙,忍下了争辩,万千不忿化作了一声冷哼,转而听见身后又一声嗤笑。 嗤声之后,亓官修眼底的笑意渐渐淡去。 近几天里,他满脑子都是那道看不见却显然存在的“墙”。他清楚那是敌军守住赫兰关的关键,却不知才能如何攻破。 但是,他清楚的另一件事,是他不能让云离也死在这儿,他不能让云离也变成那堆积如山的尸体中的一具。 “安心回京,在府里等我。”亓官修在他那道从肩一直延伸到腰际的鞭痕上涂完药,双手就势环到他身前,“你在这儿我不静不下心,会逼死我的。” 云离许久没吭声,静听着背后紧贴着的一下又一下的心跳,咬了咬牙:“有传言说军中粮草不足了,是真是假?” “这也用不着你操心,朝廷马上会送来的。”亓官修温声而笑,“我和九弟两个皇子在这儿,你当父皇会扔下我们不管吗?” . 入夜,司妍还在卧房里辗转反侧。 自己一个人住有个好处,失眠的时候不用怕打扰室友睡觉而在床上僵着挺尸,可以用各种翻滚宣泄情绪。 “唉……”她又叹了口气,耳边听见jack说:“我能出来吗?” “出来吧。”她道,转眼便见几步外的桌边多了道身影。司妍撑坐起身,要去天烛火。 “嗒”地一声响,jack手里多了个窜着火苗的小方块,司妍定睛一瞧,神色复杂:“你居然还有打火机这种东西……” “设计师的恶趣味,我本来也以为没什么用的。”他边说边伸手点亮了旁边案上的烛台,室内一亮,司妍得以看清他的身形。 他倚在桌边,左手插着口袋,右手收回打火机后也插了口袋,幽暗的光火把他面部的轮廓勾勒得明暗有致,灰蓝的眼眸看起来却有些黯淡。 司妍辨了辨:“你有心事?” “你失眠了。”jack答非所问。 “是啊,我在想两个姐姐的事。”司妍撇撇嘴,“蓝渺今天来时说司婉司娆今天当值来不了,明天一定会来看我。下毒这事搁在中间,我完全不知明天怎么做才好。” jack深吸了口气:“真是因为这个?” 司妍皱眉:“什么意思?” “umm……我无意中读到你的脑电波里在纠结亓官仪让你叫他七哥的部分。”jack直起身,往床前踱了两步,“你是不是喜欢他了?” “jack!” “别说我对玩家有控制欲,我就是无意中看见了,然后出来问问。”他平静地站在她榻边,兀自一哂,“若真是控制欲,我在他下午来时就揍他了。” 司妍:“……” jack睇视她须臾,笑出声来:“是真的?” 司妍别过头:“没有。” 他仍在笑:“看来是真的。” “我说了没有!”司妍瞪向他,一喝之后却有些心虚。 她缓了缓神,扶了下额头:“我就是心里有点乱,毕竟亓官仪他……是个挺好的人。他把我从叛军城下劫回来是拼了命的,安排打擂又挨了板子,之后还因为怕我磕到桌角撞上了手……” 说到此处她忽地抽了口凉气,有些惊讶在亓官仪做过的这么多件事里,她竟然对他为她磕肿了手背的那一件印象最深。 那时他手背上大块的青紫,她到现在都还记得。 “啧啧,少女心啊。”jack在幽幽烛光中笑睇着她,沉默了会儿,又说,“那你放飞自我谈个**好了,反正……你在现实世界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。” 他说着抬手点开了个面板,隔着半透明的面板对她说:“开启感情线后能获得的装备还更多呢。” 他说罢,目光再度定在她的脸上,好像在等她的答案。 但司妍仔细端详着他的神色,一时竟辨不出他到底希望她开启感情线,还是希望她拒绝。
0个)
0个)
分享到:

未登录
你还可以输入140个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