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《异能少女宠物馆》》 作者:浅舞ぬ笙箫 天一实验小学 六年级 2019-02-11 09:53:09 阅读(2)
0个)
0个)
分享到:
《《异能少女宠物馆》》
阴暗处,几乎是同一时刻,一个女生解开一只体型非常巨大的狼狗的链子,然后拍了拍它的屁股,那只原本温顺的狗猛然睁大眼睛张开嘴巴,露出了尖利的牙齿。   
它朝着小白猛地扑了过去!    
猝不及防的小白被狼狗扑倒,它拼命地挣扎,但是狼狗死死地摁住了它。周暖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狗,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,那只狗叼着小白的脖子往某栋楼疾奔而去。    
就在她不知道如何是好时,穿着白衬衣和蓝色牛仔裤的白子洛从另一边走了过来。    
夜晚小区昏黄的灯光和天上的星光月光一起照在他身上,让他看起来像是夜的精灵,完美得有些不真实。    
见到白子洛,周暖立刻上前抓住他的胳膊,不等他说话就带着他朝着小白被叼走的方向一路狂奔。    
白子洛被她突然的动作弄得不知所措,于是本能地跟着一起跑,等他反应过来时,反手捉住她的手,猛然往后一拉强硬地让她停下。    
当他看到周暖的脸时,眉头高高皱起:“你?”    
“先不解释了,跟我来!”周暖再次拉着白子洛就跑。    
白子洛烦躁地甩开她的手:“我没时间陪着你胡闹!”他来这里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,可不是陪着一个陌生的学生在这里没有缘由地乱跑。    周暖停下脚步,她直直地盯着白子洛,心想只能解释清楚了,否则他不会帮忙。她刚想说话,小白的身影一溜烟地顺着墙壁蹿到了另一边。随即,那只狼狗也拐了过来紧追不放。    
“小白。”    
随着周暖的一声呼唤,成功吸引了小白和狼狗的视线和注意力。奇迹再次出现了,当狼狗的视线定格在白子洛身上时,原本凶恶的模样立刻软了下来,它渐渐地停下脚步,然后站在原地抖了抖身子,最后朝着某栋楼的方向“汪汪汪“地叫着,似乎在跟谁说话。   
周暖朝着狗叫唤的方向看去,只见一个女生远远地靠在墙壁上,注意到周暖的视线后她双手环胸镇定地离去。   
此时,小白跑到周暖脚边,它伸着爪子抓着她的裤脚对着她说话,可令她不解的是,她听到的只是狐狸的叫声,却不知道它在说什么。    
白子洛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小白,眉眼间的嫌弃和不悦越发浓重,而此刻他似乎也没有掩盖的意思,任由这种表情时刻挂在脸上。    
周暖将小白抱了起来,想到刚才那个身份不明的女生,还有依旧站在这里的大狼狗,为了保险起见,她请求道:“会长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,我必须要见到陶小夏,有人有很重要的话传达给她,但是为了以防万一,希望你能跟我一起过去,因为只有你能让它们安分。“     
“人?”白子洛环顾四周后,视线落在周暖身上,“你?”    
“是它。”周暖将小白举到他面前。    
“呵呵——”白子洛轻蔑地笑着,语气和表情与学校里完美的学长简直判若两人,如果说学校里的他是天使的话,那么此刻的他绝对是暗化的堕落天使,“我不是**!”    
“如果你不愿意的话,我不介意每天带着这只狐狸去你们学生会做客!”软的不行,那就耍赖,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很不喜欢动物,那就攻他的弱点。果然,白子洛的脸色更难看了。   
僵持了半天,他做出让步:“给你十分钟时间!”    
周暖扬起嘴角,露出了得意的微笑!    
后面的小白虽然看不到她的笑脸,但是能感受得到她此刻似乎很愉悦,还有点,骄傲!    
在白子洛的陪伴下,周暖终于在小区的另一个门口见到了陶小夏。    
她的父母正将东西往车的后备箱里搬,而陶小夏远远地站着,目光呆滞又哀伤。    
“小夏,快坐到车里去!”陶爸爸边搬东西边吩咐。    
陶妈妈也跟着说了一句:“你是不是在等谁?今晚的晚会所有的朋友不都到齐了吗?”    
“小白……不在呢。”陶小夏幽怨地说了一句。    
陶爸爸和陶妈妈对视一眼后,两人不约而同地叹气,随即什么也不说,加快了搬东西的速度。    
“她就在那里。”白子洛将双手插进口袋,然后像是避开洪水猛兽似的转身就走。    
此时的周暖站在不远处,还没等她走过去,陶小夏似乎有所感应,看向她。    
“爸妈,我的东西丢在了路上,我去找找,马上回来!”丢下这句话后,陶小夏往周暖所在的方向奔去。    
周暖卸下书包,将小白抱出来放在地上,然后身子一侧,拐到一边藏了起来。    
陶小夏慢慢放缓脚步,当她看到小白时,先是微笑,然后眉梢压下,悲伤和久别后重逢的喜悦等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。    
虽然知道它无法回答她的问题,但陶小夏还是问:“小白,为什么你一声不响地就走掉?”    
小白低着头,隐忍在眼底的泪光闪烁着:“我留下,只会让你的病更重!”    
陶小夏捂着嘴巴,脸上是不可思议的表情,许久,她才说:“小白,你在跟我说话吗?”    
“嗯呢!”小白用力地点头,眼泪轰然砸落,“小夏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!”    
“小白——”陶小夏鼻子一酸,眼泪翻涌而上在眼眶里转悠。    
她径直跑上前,可是小白却不断地往后退,它惊恐地拒绝:“不要靠近我,不要——”    
可是陶小夏不听,她继续往前走。    
“求求你,不要靠近我!”小白闭上眼睛大声吼着。    
陶小夏这才停下脚步!    
小白边哭边说:“感谢三年来你对我的照顾,感谢三年来你对我的喜爱和不离不弃,我没能给你带来什么,除了……除了让你不断地生病,什么……什么都没带给你。”    
真没用啊它!    
陶小夏是天生的敏感体质,对狐狸的毛发尤其过敏。    
刚开始的时候,她只是普通的小过敏,身体发痒之类的症状,后来就是全身长红点,再后来就是剧烈地咳嗽和发烧,最后一次重病住院,经过几番抢救才活下来。   
而她所承受的一切,都是因为它!    
好几次,陶小夏的爸妈都要求丢掉它,可是在陶小夏的坚持下,它才能留在她身边。    
陶小夏活下来后,它决定离开。每次它偷偷地跟着她,只是远远地看着她。她笑,它就跟着笑;她不开心,它的心也跟着跌入低谷。可最令它难受的是,它无法与她说话,她难过的时候,它想说些安慰的话,她却没办法听见。    
“小白,不要这样说,对我来说,你就是拯救我的天使。”陶小夏抹着眼泪,“那时候我没有朋友,也不受大家欢迎,我想和他们交流,可是又怕拒绝。你出现后,每次我不开心的时候,你都会靠着我围着我转,你的心意,我一直都能体会和感受。”说着,她双手交叠放在胸口处,“因为你,我开始尝试接触别人,然后,才会有今天的陶小夏。”   
“小夏——”   
小白窝成一团,而后号啕大哭!    
原来,有些话就算不说出来,对方也能感受得到!    
信任和关爱从来都是双向的。   
陶小夏跑到小白面前,蹲下身抚摸着它的头: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和你说话,当然,我也知道,因为身体的缘故,我们再也不能经常像现在这样近距离接触,但是,你对我来说,依旧重要。”    
“谢谢,谢谢你!”小白几乎是泣不成声。    
谢谢你的喜欢,谢谢你的收留,谢谢你就算到现在,也依旧把我放在最重要的位置!    
小白抬头,眼泪打湿了它脸上的毛发:“小夏,谢谢你能如此重视这样的我。”    
陶小夏收回手,她知道,她不能频繁地接触它。此刻,她的眼泪坠落在地打出斑驳的水痕:“小白,我也要谢谢你,谢谢你这些年来陪在我身边。” 远处,周暖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。    
每个人都会经历各种离别。    
当离别在所难免的时候,所有悲伤的情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减,可那种内心深处最重要的位置,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。    
周暖吸气。    
陶小夏当时说的话,她已经理解了。    
周暖转身的时候,意外地见到了白子洛,他站在她对面,脸上没有太多的情绪变化,与她对视后,他什么也没说就悄悄地离去了。    
当白子洛拐过巷口时,看到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生斜靠在墙上,她的面前站着黑狼还有它的流浪狗兄弟们。    
见到狗后,白子洛本能地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    
感受到有人后,女生侧过头看到了白子洛远去的背影,只是瞄了一眼,她双手环胸问黑狼:“你没能抓到那只该死的狐狸,是不是因为它的收养人,还有那个叫白子洛的?”    
她一早就觉得他们有问题,周暖很有可能跟她一样是异能者,白子洛具体能力不明。所以这几天一直让自己的宠物们调查和跟随,晚上终于找到机会了,原本她想亲眼看见亲耳听见她和它们交谈,结果被半路跑出来的白子洛给破坏了。    
不过今晚也不是一无所获,至少白子洛能遏制那些正在暴躁中的动物这点,她能清楚地确认了。    
黑狼惊慌地看着女生,暗想她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。    
既然瞒不住了,黑狼点头默认。    
“为什么不早点说?”女生冷哼一声:“以后再敢跟我耍心眼,到时候我会对你和你的狗腿子们做些什么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。”    
女生的话听得黑狼和它身后的流浪狗集体打了个寒颤。    
“那个叫白子洛的男生……”女生想了想继续说,“顺便调查下他的资料。”说着,她看向手里的资料,脸都黑了。    
这是洗剪吹三人组送给她有关白子洛的资料,上面大篇幅地介绍了他怎么阴暗怎么卑鄙,然后通过什么方式整过他们三个,至于有价值的信息,一概没有!    
果然,他们和白子洛的仇,不是阴暗不阴暗的问题,摆明就是智障与正常人类的摩擦,结果可想而知!        
陶小夏坐车离开的时候,小白跟在后面追了一段路,最后因为腿脚不便而停下。    
它站在原地目送渐行渐远的车子,眼泪再次模糊了双眼。         
时间一拉,回到了三年前。    
那天,白雪飘飞,整个世界沉浸在白色海洋里。    
它躺在雪地里,纷飞的雪花扑簌簌地打在它的身上,冰冷刺骨的风像是一把刀切割着它的皮肉。    
许久,穿着厚厚冬衣、戴着毛手套的陶小夏走到它面前,她俯身拨开落在它身上的一层雪。    
“呀,是一只狐狸呢!”    
然后,她脱下手套,将它抱了起来:“从今天起,你就跟着我吧,你就叫小白,好吗?”它睁开眼看了她一眼,铺天盖地的困意让它缓缓地闭上眼睛。    
她将它抱在怀里,温暖如大火炉的感觉将它整个包裹,随即陶小夏温柔又甜腻的声音在它耳边久久回荡:“以后,你就是我的朋友!”    
陶小夏一步一步地往家的方向走,街道上留下了她一连串的小脚印。    
那一天,白雪飘扬,他们遇见,并开始了三年的相处。    
那一年,它发誓,要陪着她一辈子,直到自己老死。    
谁也不曾料到,结局会是这个样子。    
可就算如此,它依旧相信,只要心意相通,温暖的感觉会一直延续下去!

嗯,2019年了,希望大家能够开开心心的
在这里,给大家一个迟到的祝福:
祝大家新年快乐
0个)
0个)
分享到:

未登录
你还可以输入140个字